loader

仰山社五夫子牌位在冬山「重現」 系列二之2

仰山社五夫子牌位在冬山「重現」 系列二之2

主圖:陳進傳教授親往訪視仰山社之五夫子牌位


話說文史   
特約撰述:楊基山

藏身於工廠內的陳謙孫家族公館,所以會曝光而重建這段歷史,主要是陳家後代陳士魁(前行政院秘書長)在和地方人士聚會閒聊中,透露家族祖厝在鹿埔冬山農會旁,公廳奉有仰山社五夫子牌位,每逢年節或回鄉族人,均會到祖厝參拜。因此引起宜蘭在地文史研究者關注,而連結上其家族的這段輝煌往事。

仰山書院的師生及地方要角百餘人共同出資,以仰山社之名在冬山鄉鹿埔一帶,購置大片土地作為「祭田」,出租給佃戶,這是早期私人書院建構財務的模式,最後一任管理人為宜蘭名儒秀才呂桂芬。在大正12年出版的「宗教的團體台帳」書冊中,僅廣興一地,就有田積10餘甲。

鹿埔的仰山社祭田面積達10餘公頃
鹿埔的仰山社祭田面積達10餘公頃

扮演學校角色的仰山書院,於道光年間成立「仰山社」,藉由活動作為測試績效的場所。根據指出,每年四月該社舉辦定期聚會,其間飲酒唱作賦詩,且居中品擇其優者贈以筆墨等文具,以此培育英才,並資助士子參與科考費用,也對中舉者給予獎勵。

冬山鹿埔的祭田猶如「仰山社」的關係企業,每年的祭拜先賢活動,也是該社與佃戶間相互聯誼的機會,文史工作者推測應是基於管理及儀式進行的方便,除在該處興建「田寮」作為館舍外,複製「仰山社」牌位而沿用至今,供平時祭祀之用。

仰山社為何選擇在冬山鹿埔購置祭田,其因已不可考,但每年的吟詩選才活動必定是地方上的一大盛事,佃租則成為維持該社運作的重要財源,直到日人治台此處被劃為學產地,由於要籌措宜蘭大學前身的農林學校的辦學經費,乃予以出售。

宗教的團體台帳書內有仰山社紀錄
宗教的團體台帳書內有仰山社紀錄

以日治初期有能力大片購地的人不多,陳謙遜與官方關係也不錯而成為買主,是可以理解的,原本在羅東中正路鬧區執業的陳家,後來也選擇在此蓋公館,應該是作為家族聚會或主人休息的別墅,該處供奉五夫子的仰山社牌位,及其信仰也流傳至今。

陳家公館舊址的仰山社牌位,是200多年歷史仰山書院的,在溪南地區唯一遺留文物,值得加以保護,林姓工廠負責人表示,該地產權目前已屬洪姓家族所有,雖然曾有意將洋樓拆除,但多次行動,均因怪手無法運作而作罷,引來神跡之說。

至於建築內的五夫子牌位,也因執筊未獲同意遷移,而包括神桌等均保留未有更動,所以陳謙遜家族的古厝公廳,迄今依舊維持完好,似乎也是項「奇蹟」,政府單位應感念天佑宜蘭,為溪南地區多留下一棟,沒被在意的歷史建築而予以重視。(全文完)

陳士魁是陳謙遜的後代(圖片下載自網路)
陳士魁是陳謙遜的後代(圖片下載自網路)


(廣告託播~宜蘭市長江聰淵向鄉親拜年)



網友意見